GloriaZeng

躲在屋子里的人

【双花】两个人的假日

折藤花:

(Ⅰ)

“张佳乐,我说你这两天怎么回事,懒死你算了。”孙哲平看着盘腿坐在沙发上吃薯片看电视的张佳乐,皱了皱眉,“就算是夏休期你也不至于跑我这来天天当米虫吧。”

“我开心啊。”张佳乐又吃了一大把薯片,目光没有离开电视屏幕,“大孙你这小资生活过这么乐呵,我也过来沾沾光。”

孙哲平露出个痛心疾首的表情,叹口气:“你就这么没出息。你往那边坐坐,还有别看这个电视剧了,我要看体育频道。”

却没想张佳乐相当迅速地拿过遥控器藏到身后,摇了摇头:“不行,这马上要大结局了,你休想。”

孙哲平上手抢了两次,都被张佳乐异常敏捷地躲过。

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张佳乐边警惕着旁边人的动作,边瞄着电视上剧情的发展。孙哲平心中考虑着怎么把遥控器抢过来,同时还考虑着怎么尽快把这货给打发走,好过舒坦日子。

60英寸的液晶屏上,长相还算看得过去的女主角流下了伤心欲绝的泪水,与欲言又止的男主角两相对峙着,两人都没有向前踏出一步,时间仿佛都要凝滞。

“这两人怎么这么墨迹啊,快点把误会解开说清楚了,然后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不行吗,我还等着看另一个频道的电视剧呢。”张佳乐烦躁地打开新一包薯片,嘴里小声嘟囔着,“现在电视剧要拍成这样才好看啊?”说着碰了碰孙哲平的胳膊肘,寻求他的看法。

迫于无奈只好和张·缺根筋·佳乐一起看苦情电视剧的孙·纯爷们·哲平听到这个问题,想了想,回答道:“这得看受众和大众品味。当然也有可能导演就想演成这样。虽然我也觉得我要是男主角我会二话不说先一把抱住女主角然后把自己心里想的通通说出来,让两人之间的误会多少化解一些。”

“挺强硬啊你。”张佳乐上下打量了这位孙姓汉子,竖起大拇指,笑容中也带上赞赏,“不过够爷们,我喜欢。”




孙哲平看着他笑得那么灿烂,那一向俊秀的五官此时似乎更好看了,心里没来由咯噔一下。

不过这人往常也笑成这样啊。还有那小辫子怎么突然这么碍眼了。

然后鬼使神差地,孙哲平不仅看呆了,还伸出手拽了一下张佳乐脑袋后面的小辫。

“哎哟卧槽不就不给你遥控器吗孙哲平!至于吗!亏我刚才还夸你!”

“……不知道啊。眼睛花了吧。”

“你才多大啊?!”




(Ⅱ)

“说真的,张佳乐,你确定你这次到我这来不是要报复我吗。”孙哲平黑着脸,语气颇为严肃。

张佳乐见他这样,往沙发里缩了缩,声音比往常小了些:“我不就是这几天把你家洗衣机和微波炉弄坏了吗……哎呀肯定赔,你别着急,别着急。”

“谁和你说的是这问题吗。”孙哲平脸色更黑下几分,“不能帮忙就别帮倒忙,你又不是什么事都能想到,把东西弄坏是小事,你伤到自己我才会头疼。”

张佳乐一听,目光中流露出疑惑,直起身子,仰着头问他:“你头疼什么啊,我有那么麻烦吗。”

灯光下张佳乐的眼睛格外地亮,流光潋滟,让他突然有些没法直视。

人总会下意识躲避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于是孙哲平也遵循了自己的本能。

他捂住了脸。

“诶大孙你别哭啊我我我下次不犯事了我错了是我不对……”张佳乐见状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跑过来慌张地道歉,还拍拍孙哲平的后背,“还有啊,大老爷们儿哭着也不好看!”

孙哲平感觉头更疼了,一把甩开他的手:“谁哭了?爷就是嫌弃到不想瞅你!”

“犯什么小孩子脾气,我天天搁这儿你怎么不瞅我?”张佳乐心里的不服气也一下子上来,说着就把脸往人跟前凑,“我脸就在这,看你怎么办怎么办!”

说时迟那时快,孙哲平的大脑在这一刻彻底当机,看着张佳乐靠近的脸,想也没想捧着就亲了一口。

然后张佳乐的大脑也当机了。




“呵,你问我怎么办是吧。”孙哲平放开他,故作潇洒抹了抹嘴,摆出一副不屑的嘴脸,“爷已经这么告诉你了。下次要还这样,你就别这么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了。”

然后快步走进卧室,关了门。

门内,他捂着脸,听着门外反应过来的张佳乐愤怒的叫喊,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这回是真犯了事了。




(Ⅲ)

半夜时候,孙哲平被夺门而入的张佳乐给踹醒了。

“那什么,我睡不着,来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张佳乐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居高临下看着睡眼惺忪的孙哲平,“给我讲个睡前故事。”

“我觉得你把我给整醒了已经算咱俩扯平了。”孙哲平刚刚正睡得沉,此时没好气地起了身,看了一眼张佳乐,往旁边挪了挪,掀开被子一角,拍拍空出来的地方,“你坐这。”

张佳乐想也没想就坐到那,结果一下子被拽进被子里,孙哲平也随即躺下来,用一只手环着他,声音低低的:“你给我乖乖睡觉。”

卧槽这人睡觉时候气场都要这么强吗。

张佳乐愣了几秒,还没等说话就听到孙哲平沉沉的呼吸声。……竟然这么快就又睡着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张佳乐仍然意识清醒,适应了黑暗的双眼盯着墙上的荣耀官方海报,和那旁边的繁花血景海报。这人还是这么固执,始终不愿意把那张海报拿下来。

荣耀是他们共同的信仰。而繁花血景,是他们记忆里共同的风景。

月光从窗帘上方轻盈地穿过,勾勒出夜晚曼妙的姿态,落在那海报上,使那一片繁花清晰地映在张佳乐的眼中。他伸出手,仿佛想要将那花瓣握住。良久,却还是放下。

他叹口气,想翻个身,却发现孙哲平手臂的力道出奇地大,将他牢牢锁在那里,动弹不得。而从那手臂上传来的温度也一点一点在他身上蔓延,令他的脸不禁也热起来,便更是浑身不得劲。

孙哲平经他这么一动又醒过来,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说:“张佳乐你怎么还不睡觉。”

“卧槽你以为我不想啊!你先把手拿开我要热死了!”

“……哦。”

孙哲平翻了个身,背对着张佳乐继续睡过去。

张佳乐也转过身,把脸冲着床头柜,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

一夜无眠。




(Ⅳ)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看到张佳乐正沉默地坐在床边。

“你怎么起这么早?”看到那人转过头,吓了一跳,“眼睛怎么这么红。”

“我失眠了。一晚上没睡着。”张佳乐撑着额头,声音虚弱,“还不敢叫醒你。好饿。”

孙哲平赶紧起来,说了句“我马上给你煮粥”就往厨房走去。

这小子竟然一晚上没睡。孙哲平边淘着米边想。有什么心事吗。

过了一会,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不会是还在纠结昨晚……亲脸那事吧。

那个,真的是意外啊。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就那么……

等等。所以说是下意识?




张佳乐走进厨房的时候,孙哲平已经坐在桌边等他了。表情似乎……还挺郑重。

有什么事要说吗。

他小心地挪着步子,拉开椅子慢慢坐下。

二人皆是沉默。

“我有话要说。”二人又同时开口。

孙哲平喝了口粥,镇定道:“你所为何事?”

张佳乐咽了咽口水,拿起勺子,又放下,良久开口:“我就是……这个夏休期都要叨扰你了。”

孙哲平眨了眨眼睛,像是没有反应过来:“……这样啊。我也……正要问你什么时候走。”

“哼,反正我就一直赖在你家不走了,你也别想了。”张佳乐赌气似的开始喝粥,咬下一半的鸡蛋,“如果小爷高兴,以后也会来。”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哎哟我说你别把鸡蛋壳都吃到嘴里好吗乐乐?”




两人就这么貌似融洽地开始了早餐。

但是吃到一半的时候,张佳乐突然一拍桌子:“不行。”

“什么不行?”孙哲平抬头,看到他脸色凝重,心中咯噔一下,竟有些忐忑起来。

“孙哲平。我……我觉得,我其实……”张佳乐咬咬牙,闭了眼心一横,干脆道,“我昨晚寻思一晚上,最后得出个结论。”

“我喜欢你。”他惊讶地睁开眼,发现这句话,是来自于他心里,孙哲平口中。余音还未从他耳边消失。

而后者此刻也正凝视着他。脸上的表情极为认真,还带着几分紧张与不安,定定地看着他。

张佳乐在这一瞬感到心似乎在欢呼雀跃,身体中流动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那是与喜欢的人心灵相通时的无比奇妙的心情。

他极开心地笑起来,眉眼弯弯,说:“我也是。”




真巧。我们都在想着一样的事情。

而这份相同,令人如此喜悦。




(Ⅴ)

“说起来,大孙你当时怎么那么紧张啊?”

“第一次告白换你你不紧张啊?”

“咦?你第一次啊,好纯情啊哈哈哈。”

“……乐乐你不是啊?”

“我以前年少时候给隔壁班女孩子写过情书哈哈哈……卧槽你别那么可怕地看着我我当时不懂事啊!”

孙哲平一把搂过张佳乐,圈在怀里,按住他不安分的两只手。

“别动,”他低头,下巴抵在张佳乐肩膀上,轻声道,“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

所以就别想跑了。

一直一直,都这样待在一起吧。



评论
热度(15)
  1. GloriaZeng折藤花 转载了此文字
© GloriaZe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