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Zeng

躲在屋子里的人

【全职高手/伞修】我本人(短篇完结)

哭了

太阳照在绿墙山:

 


BGM:吴雨霏《我本人》,林夕词


*论真爱粉的自我修养系列第二篇,第一篇请见于锋x郑轩的那篇《听说》


*所以zhiyu和谈人生我都准备好了


*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心特别干净


*写作OOC读作hen tai


*歌曲很棒很棒的,但因为我对歌词的理解很飘渺,这篇文也写得很飘渺,最后整个人都处于没睡醒状态……总之就是文力复健又失败了呢【躺


 


 

1、

训练室灯光昏暗。通宵熬夜的人怕见强光,最好日夜都是一般无二的黯淡,才能拨乱生物钟罔顾身体的抗议。


只是每一次放纵都有尽头。眼睛总是最先疲惫,他停下来点过一次眼药水,半小时后却只觉得更干涩。钝痛都被逐渐麻木的身体延迟,在注意力渐渐涣散无法作出精确的操作五分钟后突然汹涌袭来,连带着手指都沉重得抬不起。


在连续三次失误后,他知道这就是今日的极限了。屏幕上那个神色淡漠的角色隔着一堆数据看过来,面目都已模糊。他想用记忆来弥补疲劳的视觉,可那些刀劈斧凿的痕迹最终会在大脑皮层里被时间磨灭殆尽,山峰变丘陵,丘陵变戈壁。怎样巍峨磅礴又坚硬的山石都输给连绵的风,茫茫一片飞沙走石。


却毫无办法。


 


陈果后半夜被噩梦惊醒后一时睡不着,披上衣服走出卧室。洗手间挨着楼梯口,有灯光从楼下漫上来,偷偷摸摸的。战队如今已有严格的作息规定,这个钟点还不去睡觉的大概只有那个人。陈果站在台阶边迟疑一两秒,决定下去提醒他人过三十熬夜如自杀,走到训练室门口听见里面的响动,一探头却瞧见了苏沐橙。


曾经憧憬的偶像如今已是好友,时常也能见到女神不修边幅的样子,就如此时,蓬松的长发一半还留在领口里,一半披在肩上,发梢打着任性的弯,针织衫扣错了扣子,歪歪扭扭地穿在身上,想必也是与自己一样,临时起来,算不上多清醒。


这副样子的苏沐橙,拿了一条毯子轻手轻脚地盖在叶修身上。


唯一还亮着的屏幕上,角色仿佛无措地站着。城市的一角不时有人路过,兴奋地跑过来和大神打招呼。可大神全无反应,耳机随手丢在一边,君莫笑雕像一般供粉丝合影,远看像在摆姿势,近看僵硬得有点可笑。


叶修趴在屏幕前睡得正熟。苏沐橙为他盖好毯子之后悄无声息地退出了账号,转身对陈果笑笑,拉着她走出去,顺手关上灯。


陈果半是责备半是关切地说你实在太纵容他,这样混乱的作息铁打的人都受不了,何况他叶修只是区区游戏宅,搞坏了身体怎么得了。


苏沐橙把她送回到卧室门口,“就由着他吧,这样的时候还能有多久?”尾音带一点惋惜。


话没有说穿,但陈果知道,再过些日子那孩子正式进了战队,账号卡的交接只是时间问题。


君莫笑还能好好地安放在叶修手边的日子,都要掰着手指细细算。


于是也就这样作罢。


 


 

2、

叶修少有在早晨七点半起床认真洗漱梳头的时候。方锐在楼下看到他都吓一跳,凑上去扯着他衬衫领子嘲笑资深游戏宅的穿衣品味。


“有这么糟?”叶修竟然真的低头重新审视了自己,“那我还是去换一件。沐橙你来帮我看一下。”


咬着黄油吐司的苏沐橙从方锐身边走过时被拦下了。“怎么回事,老叶要去相亲?”


“比相亲严重多了,”苏沐橙板起脸来,拍拍他肩膀,“你知道叶修为什么要挖你来兴欣?”


方锐强迫自己跟上女神的思路,“因为他需要气功师。”


“嗯,今天他要去见吴雪峰。”然后就叼着吐司跟着叶修上楼了。


方锐忍不住想,原来包荣兴的脑回路会传染。


 


说是回国探亲,其实吴雪峰在国内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可看,借着出差的机会也就是来瞧瞧旧时好友,毕竟好久不见,谁也说不准哪一次就是最后一面。


叶修坐在他对面,捧一杯美式咖啡,一看就知道是苏沐橙替他挑的衣服,少见的人模人样。


这种时候叶修也会谈些家常话题,虽然大多是吴雪峰在说,但能这样好好地听进去已是大进步。吴雪峰不吝惜夸奖,说你到底是退役了,上一次视频聊天还满口荣耀,这次难得坚持半小时。


叶修便苦笑起来。


“其实还是不行吧?”吴雪峰把茶点往他面前推,“退了役还有网游,还可以当教练,看你这样子,好像可以再来十年。”


“知我者老吴也。”叶修憋着不提荣耀,也就一直没抽烟,这会儿放松下来,抬头没瞧见禁烟标志,就从烟盒里抖出一颗来点上,手法之娴熟不下他操作一叶之秋君莫笑,手指白皙修长,赏心悦目。


吴雪峰却只盯着烟盒看。


“兴欣收入如何?”突然就抛出这么直白的话题。


叶修愣了愣,叼起烟来,报了个大概数。


“那,怎么还抽这种烟?”吴雪峰拿过那包红塔山在手里捏了捏,软盒,不贵,或者应该说是便宜得很,劲道很大,烟味异常执着地往他鼻子里钻。


即使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聊天的机会,有很多时候都觉得彼此陌生,但嗅觉的记忆难免比较顽固,这时候就觉得烟雾里那个十七岁的叶修还是旧时模样对着自己笑,脸孔稚嫩但抽烟的姿势活像个三十年的老烟枪。


“你还真是没变。”没有得到回答的吴雪峰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作为嘉世三连冠时期站在他身边的最佳搭档,他比其他人了解得更多。在还没有学会如此隐藏情绪的时候,叶修就像这烟味一样简单易懂。


“瞎说,”叶修嗔怪地看他一眼,“我当年可水灵了,啧啧。”


吴雪峰眼角的皱纹笑起来都带着暖意。大概真的是太了解太默契,而叶修在这些年里就算走得再远,他身体里栖宿的那个魂灵也始终停留在原地。这一支烟点起来,烟线就把回忆都勾了回来。


“是舍不得吧?”手边那杯普洱颜色清透,他这个年纪已经不再喝咖啡,学会锻炼养生也晓得惜命,戒烟已有五年。


叶修深深吸了两口,耷拉着眼皮不去看他。


“如果离开荣耀,也就彻底离开他了。”吴雪峰顿了顿,“我知道你舍不得。”


 


就像多年前,嘉世还只是许多草根战队中的一员。陶轩刚刚召集起这么一批人,宿舍要两个人一间。入住的第一天晚上叶修盘腿坐在床上,说从今天开始我要把每天睡前的三分钟用来想他,这样就不会忘记。


吴雪峰被这句话吓得不知所措,当即伸手去摸叶修的脑门,被他后仰着避开了。


“我认真的。”叶修仰头看他,两眼清澈,教人一眼望见底。


容不下半分猜疑。


吴雪峰只好叹气,揉乱他的头发,“给你三分钟,想好赶紧睡,明天正式开始训练了,你当队长的得拿出干劲来。”


“荣耀,我会一直打下去的。和他一起拿冠军。”叶修说得笃定,还握着拳头在胸前晃了晃。


“好好好,你不睡我睡了,睡饱了才能拿冠军。”吴雪峰也不再多话,回到自己床上,拉开被子,顺手关了灯。


黑暗里借着窗外漏进来的一点路灯光,叶修的鼻子眼睛都溶解化开,声音隔了许久才慢吞吞地传来,微哑,像是秋天里声嘶力竭的夏蝉。


“老吴,你说人为什么会变心?”


吴雪峰枕着双手对着黑暗眨眼。“我怎么知道。只要你自己不变心不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大概有三分钟那么长,他听见叶修嗯了一声,然后窸窸窣窣地铺好床钻进被子里。


“老吴晚安。”


吴雪峰倦了,反应有点慢,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又听见他说:


“沐秋晚安。”


吴雪峰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你看,我还是和他一起拿了冠军。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很拉风不是?沐橙也很努力的。”叶修抽完了一支烟,把烟头按熄在烟缸里。


吴雪峰倒茶。


“那么你现在睡前三分钟用来做什么?”


其实这话他也就是随便问问。回忆一个人并不难,难忘只是一种潜在的状态,平时收起来不用去打理,也可在需要的时候随时拿出来,前一分钟言笑晏晏下一分钟悲戚如斯,都是面具。


他不是不信,只是世间既然有沧海桑田,人也有淡忘的天性,即使不忘,也该渐渐淡了,余下的许多日子便可以过得喜乐,然后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叶修的手在下一支烟和咖啡杯之间犹疑了几秒钟后选择了前者,没有回答,却在点起烟后夹在指间安静地放着,似笑非笑的一双眼看着他,眼波都太平淡,像岁月里磨灭的潋滟波光。


于是吴雪峰明白了。


年少轻狂时认真的誓言岂可当真,那之后漫漫时光里无法回避的日与夜才是真正摧枯拉朽的不可抗力。叶修只是凡人,斗神和荣耀教科书在世事面前平等如众生,所以他用了最愚笨的方法去与时间抗衡。


把思念融进生命里就好了。


害怕淡忘的话,努力打荣耀就好了,一直抽这种香烟就好了,继续看着沐雨橙风和君莫笑就好了。那么每一次点燃的烟,都如他递给自己的第一支烟,味道十几年都不会变,吸一口,闻一下,甚至闭上眼捻一捻烟丝都识得出。然后身体就会代替记忆,就像两个灵魂共栖于一副躯壳里。


吴雪峰低下头去喝茶。他突然对叶修从未有过的同情,可他知道对叶修来说那是最不需要的感情,只好忍住什么都不说。


临走的时候他送给叶修一瓶香水,让他带给苏沐橙。


“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能给你带点什么,所以就算了。下次沐橙生日的时候你把这个送给她,就说是你买的。”吴雪峰笑了笑,“荣耀是你打得好,可怎么哄女孩子开心我总教不会你。”


“谢了,”叶修把精致的香水盒随手放进口袋里,“等沐橙嫁人的时候一定记得请你。”


 


 

3、

十七岁的男孩站在叶修面前,怯生生地伸出一只骨骼细长的白皙的手。


叶修迟疑了一下,转头先去把烟给掐了才握住他的手。手指柔软但有力,力道控制得刚刚好,只是掌心有点凉。


男孩一双眼睛干净得像晨露,在训练室不算明亮的灯光下也发亮。


旁边的陈果还在絮絮地介绍,从名字到家庭背景。说服他父母花了好一番功夫,最后答应要完成高中学业,节假日才可以来战队训练。可是真有天分,先前方锐专程去G市看他,生怕一不留神就被蓝雨挖走了,你晓得喻文州这会儿也在四处挖人,不过玩散人的当然还是得来咱们兴欣。


结果叶修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拿出账号卡就说来一局试试。


于是就打了一盘指导赛。


整个战队的人都来看,包荣兴压着方锐,方锐按着乔一帆,苏沐橙拖了张椅子挨着叶修坐,陈果挤不进去就拉着唐柔站在男孩身后,莫凡和罗辑被挤在外面,安文逸反复提醒不要给小孩子心理压力。


刚开始的时候方锐和包子还总说话,没过多久也就没了声。一口气打了三局之后,叶修没有要求再继续。一群人屏着呼吸等他开口,等到的是他站起身招手。


“你来,试试君莫笑。”然后随手在围观者里一指,“上。”


被点到的包荣兴欢呼雀跃地去登录包子入侵了。


后来几乎每个人都试了一局。最后一个是苏沐橙,叶修站在男孩身后看着他操作君莫笑在沐雨橙风的炮火下闪避、反击,千机伞的切换还显生涩,但战术意识和操作都当得起一句称赞。


结束时叶修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他旁边的乔一帆飞快地转头来看了一眼,又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似乎等了很久,众人的目光陆续都看过来,叶修才拍拍男孩的肩膀。


“不错。让关榕飞把备用的千机伞拿出来,这两天先熟悉一下武器。”


非常不开窍的包子就“咦”了一声,被乔一帆抢先捂住了嘴巴。


 


君莫笑暂时还是留在叶修这里,他依旧每日陪其他人打指导赛,带人在网游里抢boss,各大公会的人看见他还是一样又敬又恨。散人一身花花绿绿除了千机伞再没有一件银武,但上窜下跳还是一样气死公会精英团。


注意到叶修睡得越来越少的不止一个。乔一帆向来是个温良恭俭让的五好青年,眼见着状况不好就去找陈果报告。


陈果苦思冥想一个晚上,临睡前就拉着苏沐橙去找叶修谈。


“我想了一下,还是给他重新打造一个角色。关榕飞也说要对千机伞再做些修改,正好可以配合着新人的需要来。君莫笑,以后就归你个人使用了。”


话说完,她给苏沐橙使眼色,想让她再帮忙劝两句。那天苏沐橙穿了一身宽松的居家服,安适地缩在沙发的一角,眨着眼看叶修。叶修原本一直低着头抽烟,陈果话音落了一会儿他才抬起眼来,苏沐橙一脸欲言又止,心里那点小心思他看得清清楚楚。


“让我考虑一下。”他弹掉烟灰,余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账号卡。


“以目前战队的情况,再打造一个满技能点的散人角色也不算什么,就是银装可能要费些功夫,你在材料上多关照也就好了,所以……”陈果试图直接说服他,但叶修抽着烟,这几口吸得深了,呛人的烟味滚滚而来,让她话都说不下去。


直到一支烟抽完,他缓缓按了烟头,吐出最后一口,看着苏沐橙说:“明天陪我去扫个墓吧。”


陈果微微一愣,苏沐橙已经轻巧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对叶修点点头就跑掉了。再去看叶修,他也只是挑起嘴角,沉默得不像是他自己。


 


 

4、

第二天下了小雨,叶修和苏沐橙各撑一把伞。苏沐橙那把看着旧了,相较于她小巧的身材还有点太大,与她一贯的形象气质略有出入。叶修瞥了一眼说了句下次去买把漂亮的新伞吧,也就没在意。


苏沐橙缓步跟在他身后,眼神都发苦。


这一次来不同往常是在清明,暑气蒸腾下公墓周围都没人卖花,于是叶修在苏沐秋的坟前蹲下身的时候就只能给他放了盒烟,还是自己抽掉大半的红塔山。


“怎么办,我现在都不知道有什么能带给你的了。”他自己也点上一根,就这么蹲着说话,“都这么久了你肯定投胎去了,也不知道在哪儿,我说话你也听不见。不过在这儿说话总好过在别处自言自语,看着像有病的。可我是有病啊,相思病,药石罔效放弃治疗了。你要是看不下去就出来笑我啊。哦对,你投胎去啦,希望是个好人家……”


他在这边念叨,苏沐橙站在几步外都听得清楚。打着伞蹲在细雨中的画面潮湿得一拧就能攥出水来,苏沐橙却觉得叶修身边缭绕的烟把水汽隔开了,整个人都是干燥的,像一截燃尽而未落的烟灰。


“……不如下次给你带吃的?小伙子们经常去吃的那家川菜味道可棒了,沐橙也爱吃,你肯定喜欢。不过沐橙最近有点状况,她还没来得及跟你讲,我就替她说了,免得她害羞说不出口。她和我们战队玩忍者的小年轻拍拖呢,姐弟恋,可潮了。你知道潮是什么意思不?就是fashion,你看你英文肯定也不懂,文化课还是很重要的嘛。反正我还挺看好他俩的,你也祝福一下呗?明年办事儿的时候我就坐女方家属席了,也给你留个空座……”


“叶修……”苏沐橙在身后叫他,嗓音紧得像绷得过紧的琴弦。


“诶你看沐橙都害羞了,女孩子面皮薄,不像我这么没节操,略感欣慰啊。”


“叶修……”


“好啦好啦我不讲这个了,咱们换个话题……”


“叶修!”苏沐橙终于忍无可忍走上来站在墓碑前,“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还打算硬撑到什么时候?”


叶修的视线里是女孩线条干净的小腿和连衣裙起伏的下摆。他蹲在地上微微仰起伞,抬头去看她揉杂着复杂情绪的脸。有一点点怒意,一些些怜悯和许多悲伤。


“已经够了啊,别再勉强自己了。”苏沐橙低着头。


“我啊,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叶修缓慢地舒展开一个笑脸,坚定、执着、一往无回,“所以你也……”


“这把伞是哥哥留下的,”雨中苏沐橙的眼睛看起来像是闪着水光,“哥哥不吃辣,一直不喜欢川菜。还有当年哥哥虽然经常翘课,但在中学的成绩一直很好……叶修,已经忘记的事情,为什么总要强迫自己停留在过去?”


对叶修而言苏沐橙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隔了千万重雨幕传来,跋涉后抵达耳畔时却又陡变成轰鸣,响雷一样炸在脑海里连成一片。


她还继续说了些什么,叶修再听不见。


他下意识地站起身,动作太突然,一瞬间觉得头很重,眼前黑色如幕布铺天盖地席卷一切,身体一晃就这样歪倒下去。


是吗,原来已经忘记了啊。


还以为会是个海枯石烂千年万年桑田永不变的故事*。


 


 

5、

叶修最后还是病了,发烧到三十九度,顶着冰袋躺在床上用眼神打荣耀。


陈果没收了他大大小小所有账号卡,在病好之前不许再碰电脑,并且亲自监督。方锐带头向叶修致以诚挚的同情,借着训练的空当就到网游里蹦跶去了。房间里只剩下陈果的时候,他哑着嗓子说给我倒杯水喝。


“我想好了,”他斜眼看着陈果的背影,“把君莫笑交给他吧。那孩子不错,有点我当年的风采。”


正在接水的陈果动作一滞。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叶修躺在枕上想。额上的冰袋吸走太多热量供血都不足,思考已是件奢侈品,何况实在也没有留下太多的东西让他去思考。


许许多多的三分钟叠加在一起最后也只余下这么一点点变了模样的回忆,不多不少大约刚好够他走马灯回放三分钟。那里面的人究竟是否还是苏沐秋,他早已瞧不清。


十七岁时打定主意要记一辈子的事,二十七岁就只剩了轮廓,如今三十岁上才发现时间早在回忆的口袋上咬破了洞,点点滴滴都在路途上掉了出去,直到手里只剩下轻飘飘的空袋子,却再也回不了头。


也只能继续往前走。


 


“即使我退役了,还是希望君莫笑能站在赛场上。”


他接过陈果递来的水杯,咧开嘴角笑得很干脆。


 


 


 


*化用自歌曲《风月宝鉴》,林夕词。


**这篇文是给基友的生贺,我跟她说“我给你写了篇伞修,心特别脏”,她说“生日贺文你心脏不会太过分吗”,我反问“伞修心不脏你怎么会喜欢”,于是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结果还是觉得和歌词没对上,伤心地哭晕在厕所。


 


 




作曲:杨淽填词:林夕


 


人若变记忆便迷人


情令眼浅了便情深


认识一场如雷雨一闪


就此没有下文


无憾也觉得是遗憾


其实你已经是闲人


其实我讨厌被怜悯


或者一时疲劳到伤身


弱得像个病人


才像要找个肩膊枕一枕


 


难忘你好听过若无其事没韵味


你真人其实陌生得可以记不起


毋忘你精彩过别来无恙如游戏


我本人明白什么都总有限期


 


含泪去葬花极麻烦


唯独怨泣血没时间


或者失意是为了工作


恸哭未够浪漫


才暂借恋爱感觉去感叹


 


难忘你好听过若无其事没韵味


你真人其实陌生得可以记不起


毋忘你精彩过别来无恙如游戏


我本人明白什么都总有限期


 


难忘你好听过淡忘情敌没妒忌


我本人无林黛玉的本领痛心死


毋忘你彷佛要为红楼梦内连戏


我本人从来未稀罕悲壮传奇


 


我本人宁愿为加班筋歇力疲


 



评论
热度(655)
  1. 一念未安然太阳照在绿墙山 转载了此文字
    qaq
© GloriaZeng | Powered by LOFTER